卡西迪茄☄️

倔强的走出篮子

【双关】你一生的故事(2)

短篇【大关视角】

灵感来源于【降临】及同名衍生同人你一生的故事。
感谢原著和同人大大🙏
会有不严谨之处
如与白夜有出入的地方,请视为私设
如果各位喜欢,请爆灯,靴靴


前文地址:(1)

正文⤵️


现在,我站在津港夜晚的微风里,最高的教学楼刚好就有7层,同样是天台上离你不到一米的距离里,准备着听你那个重要的问题之前,仍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


我应该在更早一点的时候就逃开你的——比如你第一次撞见卧底时的我的时候,我应该找个借口和你分道扬镳。

又或者,在医院里醒来,看到我的手被你捂得紧紧的,热热的,你顶着胡子拉碴的样子说出“哥,我回来了,你也回来好么?”的时候,我的心一瞬从冰冷跳向了炙热,却仍然顶着理智张了张嘴,可惜没哼出声。

我猜你知道我想要说的是什么字,而第一次给了我极为脆弱的眼神,彻底让我梗住了咽喉。


这不是提问,是求助。而我,终究没有逃开。

幸也不幸也。


现在,许是因为我长久的沉默反而给了你安定的力量,你舒展着眉头开始向我陈述着一个又一个埋在你心底的秘密——你武警时期突如其来的叛逆,肄业后时常到我眼皮子底下鬼混的原因,在我卧底期间到底做了什么,以及那天与亚楠分手的真实情况。

你又向我踏出了一小步,看着我,目光明亮,欣慰而期待,希望这一个个故事能够让我释怀,让我与你一样坦诚,让我和你在一起。


但彼时,其实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这一切。

而且是在我出院后,你搬进家,再次与我同住之前。


***********************************


这个交易本来还轮不到我,我们的收网本来会来的更晚一些。但我其中一个线人的牺牲,让我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你那个死去的兄弟,事态的发展让我意识到时间或许不多了。

我主动拦下了这个活儿,也一定程度上找来了老大的怀疑,我肚子里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伤口被踢裂的时候,我感受得到它此刻在我的体内流窜,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那段时间我感受不到疼痛,却感知得到周围一切的变化,如同慢镜头般被我的大脑全盘捕捉。许是我的脸色太过吓人,许是我四肢抽搐的太过神经质,怎么样看都不像一个会活下来的人。而我自始至终的沉默,终是让这场交易顺利进行了下去。

计划成功。


一切似乎就要这样结束了,直到你在警队突袭后也突然出现在现场。我听得到你的呼喊,听得到你对周巡的咒骂,感受得到你颤抖的手几乎冰冷的捧着我的脸,一遍一遍的叫着我——

“哥!哥!哥!”


我努力的转着头想看向你,告诉你我还活着,我还会活着,和你一起,却在望向你眼睛的时候,脑中突然撞入了一夜旖旎。


再次醒来就是医院,我的身体依旧是一具肉体凡胎,昏迷前的回闪似乎只是我应激状态下的一种错觉。都说人死前的回闪会是一生中最重要或者最渴望的事情,我曾假想过自己临死前会想到的事情,当事实摆在我面前的时候却是这样的具有冲击性,让我无法相信。

而事实也正如我所预料的那般,并非这么简单。


我的大脑在医院休养的这段期间,正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


我不再是按时间段直线顺序去思考和表达,而能在同一时间感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开始和结束。如果说过去的思维还停留在三维,那么现在的我则上升了一个维度,时间作为一个新的维度如同一张纸一样,摊开在我的眼前。

一眼望去,一览无余。


在掌握了这种颠覆性的思维方式的进度上,并非如电影中所展现的那般进展迅速。至少对于我来说,刚开始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多少让我有些迷惘和失望,如同一个平凡的孩子突然背负上一项伟大的任务一般——“为什么是我?”——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大脑,即时那段时间我的思维每日都在更迭,也未曾退去。


*************************************


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如果你此时在听我讲这些,我想你一定会缠过来,像小时候每次听不下去就耍无赖一样,“诶呀哥,你说这些我也不懂,直接说结论吧!”


就像你几乎每次,在我打算展开对你错误的长篇教育,分析利弊,畅谈人生时,都会被你这样急不可耐的打断。

你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喜欢更为直快的达到目的。


如果起点到终点只见有无数条相连的道路,你的选择,大概就是光的那条——最快达到两点之间的道路,就是光的路线。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终点早就已经在规定的地点等着你,那么盘桓于路上的那些弯弯曲曲,那整个过程,是否还有意义?


我记得那是在你正式成为夜之前的一个案子。


那段时间你呆在家里,哪也不能去,脸上的划痕已经退了痂,虽然闷的发慌,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着我对你的训练,甚至为了缓解沉闷的气氛强行的开着几个笑话,仿佛我才是那个被困的野兽需要安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确实是这样。


直到周巡某日按预料中按响了家里的门铃,而你也在意料之中的执意下,躲在卧室的某处,黑暗隐没了你的身形,而我知道,就在我和周巡所坐地方的不远处,你在蛰伏。


“老关,这次我是真的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周巡看似随意的坐在沙发里,说这句话的时候低丧着头,如果不是他眼前的茶几能反射出对面卧室的部分剪影,我甚至都想相信他的无助了。


我在厨房倒了两杯水,放入一个大的木质托盘中,端到他的面前的茶几上,然后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卧室的方向,又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我知道今天会是个平安夜的。


“你能到我这儿,就看出来是真出问题了。”


“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你知道前段时间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津港外国语中学一批学生集体出走事件吧?”[1]


周巡并没有伸手去拿眼前的杯子,我则接过了我的那杯,“那群熊孩子出什么事了?”


“对。”他习惯性的撩了撩额前的刘海,身体前倾,说道,“其中一个领头的男孩前两天在咱们Z景区被分尸了,目击者有一个同行的女孩,那里是情侣约会的圣地,估计两个小崽子半夜想在那里约个会之类的,结果……”


“结果遇上了杀人犯。分尸的男孩,意外幸存的女孩?那女孩刺激过度什么也说不出对么?”


“对,诶~这都被你猜出来?”


“如果这女孩能说出什么,你也不至于来找我吧。”


“对,这是其中一个原因。”


“其中一个?”我一愣。


“那个杀人犯,就是十年前从你手下逃走的那个,我重新翻了档案发现他……”


“他逃走的时候杀死了宏宇当时的兄弟。所以呢?你找我是来寻求帮助,还是想利用这个消息掉出关宏宇这条大鱼,顺便来通知我一声?”我面色一凌,把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放到了玻璃茶几上,玻璃间的碰撞带出了一声刺响。


坐在旁边的周巡一激灵,沉默的看着我,没有回话。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个孩子,你刚刚说他是领头的。”


“对。”


“那封信就是他写的么。”


“是。”


“查查那个学校吧,恐怕学校并不简单,涉及校园暴力或者更严重的情节。”


“什么?”


“那封信,摘自《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所以那其实是一份告发信,你意思是很可能……”


“我能推测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其他,关于关宏宇的部分,是你的职责所在,我们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可是老关,这当中还有很多……好!”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跌眼神究竟是怎样的,但周巡终究是在这眼神中闭上了嘴,不再逗留的离开了。


“哥。”之后,你会从阴影里出来,浑身带着肃然的气息,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在你开口前出声阻止。


“我理解你的心情,但现在不是时候。”


“不,哥,你不理解。”你出口直接否定了我。


“……”


“所以你不知道我不会贸然出去复仇,我也不会找人对那个王八蛋出手,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努力的跟着你学完这些,做我该做的。”


“……”


“而你,关宏峰,你也有你该做的,帮助周巡查出真相,抓住真凶。”


在这场对话后,我第一次以临时顾问的身份帮周巡解决了第一个案子,而后不久,我便以长丰支队正式顾问的身份,协助支队查案,并会以此与周巡谈判关于你卷宗的事情。


这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了,而当时的你并不知道,我真的理解你的心情,而“现在不是时候”只是当时的我应该会说的话。


不得不承认,如果问句和答案之间有个距离的话,我的脑回路大概是最费时间的路线。

而你不同。


【TBC】

[1] 案件参考priest原耽《默读》,很好看的小说~推荐~~~

【双关】你一生的故事(1)

短篇【大关视角】

灵感来源于【降临】及同名衍生同人你一生的故事。
感谢原著和同人大大🙏
会有不严谨之处
如与白夜有出入的地方,请视为私设
如果各位喜欢,请爆灯,靴靴




开始正文⬇️


津港一中的夜晚我曾与你一起欣赏过无数次。说实在的,从第一次被你拉上学校里最高的教学楼的天台开始,我就一直不觉得天黑后的学校有什么好看的,但每当晚风扶过我的脸,划过你还带着汗渍的发间,看着你乘着盈盈星光的眼眸看向前方,笑着向我讲述大多数我并不是很关心的趣事时,我却仿佛带上滤镜般,觉得这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天台,只剩我们两个人的学校,在一片黑暗中充满了生机。

“哥。”

距离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已经过去的十多年,而你也带着近十年的“不长进”和我讲述着这几年的故事。你的侃侃而谈似乎已经接近尾声,夜又开始静了下来,而你正要向我说最后一件事情。这大概是我们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事情。我想我得注意听,留意每一个细节。

“我……”

你吞咽了一下口水,眼睛开始闪烁,转头望向我的时候带着希冀和犹豫,就像所有这个时候的男生一样,连表情都带着点老套故事里的俗气,但我知道,这并不妨碍你说出后面的话。

我歪了歪头示意你继续。

“我想和你在一起,可以么?”

在这之前,我刚刚替你经历了被高冷女法医掴脸的疼痛,是的,就在你忽悠我穿上你的衣服,到某个你常去的就把接“喝醉”的你的时候。你醉气熏天的穿着我的衣服,身边站着高亚楠,看到我后脸上露出的神情冷静而克制,让我一瞬间以为你就是我。直到女法医气冲冲的冲过来甩了我一巴掌后——

“关宏宇,你可以的!”

扬长而去。

你一下子扑到我怀里,我甚至还来不及多想,便感到衣襟一片温热。

“宏宇?”

“哥……”这个时候的你已经很久没这么叫我了,“我和亚楠分手了。”

我想我应该惊讶一愣,然后拍拍你的背说道:“回家吧。”

然后你如同大型犬科一样趴在我身上,倚着我回去。

我想我应该惊讶,这是一种很准确的说法,因为,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应该是知道的。我知道整个故事是如何结束,正如,我也在思考它是如何开始的。

它开始于一个任务。
发生在我再度与你联系上之前的一年,母亲去世后的一周。

从职业保密的角度看,我不该写下这个特殊任务的任何细节,也不能把它泄露给你。如果非要告诉你,我大致会把它写成一本带有极度科幻色彩的悬疑小说来与你分享,并告诉你那只是我心血来潮想要在退休之后做一个科幻悬疑小说的尝试。不过如果那样,你可能会大笑,惊讶于你哥还有这么个嗜好,最后做出的评论却是“破案我是信的,不过想象部分哥你是认真的?”但其实也无所谓了,你终究是没有机会看到我写的这些东西的。

不论是记录体,还是科幻体,我会把这些文字放在我们的书房里,而那时你已经离开多年。

***********************

接受特殊任务的那年,我正处于自我放逐的过程中,简单地说就是我从一个优秀的刑侦警察变成了一个优秀的黑帮毒火贩子卧底,打着你的名义,而原因也与你有关。

你从武警肄业后,我们便开始渐行渐远。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你叛逆的选择与我对着干,而我的强势和刚硬也几乎全给了那时的你。一次意外,让我在行动过程中没能保下你的兄弟,我搞砸了这件事,让你失去了最为亲密的兄弟,而这也让我间接的失去了某些东西,那些东西曾支撑着我对警察这个岗位的信念和意志力,我的弟弟,也彻底与道上搭上了关系。

我申请去当了卧底,条件是让周巡时不时地抓回局里蹲一蹲,而在那条道上,我过了三年。

然后在某一日,在重重计划下我们打算在某次毒品交易中收网,而我作为当时重要的中间人,那个东西呗层层保密的护送下,到了我的手上。

这绝对是我一生中接受的第三个重要任务。
重要性排在它前面的仅仅只有两个,两个都发生在将来,其中一件一定会让你印象深刻,因为它令你身陷囹圄;
另一个,最最重要的一个,则在那之后的最后一次卧底行动中。

在那次任务中,你突然出现,把我从七楼的屋顶狠狠的推下去,并且在我如同彻底停止运转的机器般的大脑朝下坠落之前,在我耳边放着多年不曾说过的狠话。

“至少今天不许死,关宏峰,你没得选!!”

而见鬼的是,对于你如此蛮横又强人所难的要求,我竟然遵从了,而且还超额完成。

***************************

如同所有的警匪片桥段一样,我要带着货去交易现场。
而我跟着的那位狠厉多疑、极为谨慎的老大——或许你会直接形容为“丧心病狂的疯子”——为了考验我的忠诚,以及确保运货的安全性,他将一袋毒D品P放到了我的肚子里。
没错,就是你后来看的那个电影《超体》里面的桥段。

近似的,在最终交易产生的战斗中发生。始终被你嘲笑身手的我不负众望的被按在地上摩擦,肚子上刚缝好的伤口裂了开来,我看着自己的血液缓缓的沿着柏油地面七扭八扭的四处扩散,与此同时,我的体内也发生着绝为奇妙的变化。

这一切听起来很扯,但千真万确。


【TBC】

注:原著主角获得预知未来的能力是因为外星生物,因为放在双关的设定上太牵强了,就改用了超体的梗。

再次谢过写出这些伟大作品的作者们。

我的六星小木木啊~~阿霸爱你么么哒

太喜欢人间失格里面的toma了!!

第一次买的越苏同人~超级喜欢那个书签(੭‾᷄꒫‾᷅)੭